《火锅英雄》剧本出现的问题

导读:《火锅英雄》的故事出现了哪些问题?,《火锅英雄》正在热映,但实际上这部电影在故事层面出现了很多问题,那么到底出现了哪些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呢?,我们把《火锅英雄》的故事线精简一下,在通往火锅店的地下通道逃跑,被火锅店老板的追债人误认为是火锅店老板的帮凶,你能看出这三条线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每条线上的人,那就是有问题的,但是七哥在火锅店发现了他们挖出的通往理财公司的地道,他们火锅店的三个人

《火锅英雄》剧本出现的问题

《火锅英雄》的故事出现了哪些问题?

刘开建

《火锅英雄》正在热映,目前来看网上口碑不错,但实际上这部电影在故事层面出现了很多问题,那么到底出现了哪些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呢?

一、事件与故事

我们把《火锅英雄》的故事线精简一下,整个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一伙劫匪抢劫理财公司之后,在通往火锅店的地下通道逃跑,被火锅店老板的追债人误认为是火锅店老板的帮凶,双方厮杀致死。

如果你根据这条故事线来丰满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会发现这是很难的。因为通过这个故事脉络来看,这里面没有可供很好的用来做故事延展性的变量,没有设置好这样的变量,那整个故事就很容易变成事件的叠加,而形成不了饱满的故事。

这样说有点抽象,下面咱们来捋一捋故事的脉络。

故事主要由三条线组成:

1.七哥向刘波(陈坤饰)追债。

2.刘波(陈坤饰)、许东(秦昊饰)、王平川(喻恩泰饰)计划去理财公司偷钱。

3.劫匪抢劫理财公司。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要的三条线,你能看出这三条线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每条线上的人,都只做了一个动作。

第一条线:七哥追债。

无论是从开始七哥口头警告刘波(陈坤饰)还钱,还是后来七哥带人暴打刘波等人抢钱。七哥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讨债,七哥发出的也就是这一个动作:讨债。

有人不禁要发问,这哪错了?

错在七哥只发出了一个动作,而这个动作并没导致下一个的反应动作,这个动作产生的过程中,并没导致双方人物关系或者人物处境发生质的变化。这样说有点抽象,那么我们举例子来说明。

比如我们设置七哥去向刘波讨债,七哥开始口头警告,后来到刘波家威胁,后来又带人暴打刘波,无论你设置100种或暴力或智慧的办法向刘波讨债,其实和七哥用黑社会大哥的身份口头威胁刘波还债,本质上是一样的。讨债的这个过程,如果双方的关系和处境没有发生本质的转变,那这样讨债的过程写5分钟和写两个小时性质都是一样的。写5——10分钟可以给人物制造压力,但是如果这个过程过长,甚至讨债人通篇都只有这一个“讨债”的动作,那就是有问题的。

所以这条线最大的错误就在于:

七哥这个“讨债”的动作并没有转变成下个一动作。没有转变成下一个动作的原因是:“讨债”这个动作没有引起双方人物和处境的转变,所以产生不了下一步的反应,没有下一步的反应,所以就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如果人物只发出一个动作,而没有引启下一步的动作,那么这样的过程,即使写得再长也构不成故事。事件再多,如果事件之间没有发生转变,那这样的事件只是事件而不是故事。

那么,怎样才算引起下一步的动作反应呢?

比如一开始,七哥口头警告刘波及时还钱,刘波没有及时还钱,到家后发现他姥爷被七哥的人撞残废了。那么到了这里,七哥和刘波的关系就发生变化了,七哥不仅是刘波的债主还是刘波的仇人。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也许是刘波筹到钱还给了七哥,但是他要求必须把七哥的父亲弄残废,不然他会跟七哥没完。这样一来,就产生一连串的动作和接下来的反应。

再比如,七哥口头警告刘波还钱,刘波没有及时还钱,七哥带人打了他们一顿,但是七哥在火锅店发现了他们挖出的通往理财公司的地道。这时候,七哥提出条件,钱不用还了,地道他来用,偷来的钱会有他一份。如果他报警,他们火锅店的三个人谁也逃脱不了干系。这时候七哥和刘波的关系就从债主和欠债人变成了合作伙伴的关系。

当然这里只是举几个例子,七哥追债刘波该怎么发生变化还是要根据故事主线来定,但是无论如何,“追债”都只能作为启动事件,而不能全篇铺陈,如果“追债”没有发生演变,那么“追债”只能算是事件而不是故事。

可惜的是在本故事中,“追债”这个动作贯穿了多半个篇幅,而所引启的下一个动作,也就是追债后的第二个动作,已经到了结尾了。七哥等人因为认错了人,和劫匪厮杀起来,故事就在第二个动作之后结束了。

这就是为什么故事的前50分钟节奏一直是拖沓的,因为把太多的时间用在铺陈事件上,而这一系列的事件并没有造成人物关系的变化。而花50分钟的时间给主人公的处境增加压力,对一部犯罪片来说,太过漫长了。

第二条线:刘波(陈坤饰)、许东(秦昊饰)、王平川(喻恩泰饰)计划去理财公司偷钱。

从一开始刘波等三人迫于经济压力,自己扩充店面挖洞挖到了理财公司的钱库,到后来刘波偷了钱打算去赌博赢钱。其实仍然只停留在发出动作上,那就是“偷钱”。和前面第一条线“追债”的问题一样,“偷钱”只停留在发出动作本身,而并没有带来后面一系列的影响。要么就是去偷钱,但是没实现,而发生了另外的一些事情;要么就是偷到了钱,但同时也带来了另外的麻烦。这都是能够发生转变的。但是本故事中,无论从一开始他们精心谋划去偷钱,还是刘波偷了钱被七哥等人追,都没有引起真正的质的变化。所以,这样的事件设计看似是有打有杀看似人物有很大压力,但其实都是静态的。

举个例子简单说明一下。

比如,一开始刘波等3个人计划偷钱,但是3个人产生了很大的分歧。许东(秦昊饰演)主张偷了钱大家一块儿逃跑,刘波犹豫不决,王平川(喻恩泰饰)劝大家放弃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是在犯罪。刘波迫于压力偷出钱,打算去赌博赢点钱,而王平川怕大家有偷钱的想法,自己悄悄把洞堵上了。刘波把偷来的钱都输光了,没有钱还七哥,七哥说不用还了,拿火锅店顶账,七哥成了火锅店的老板。此时刘波等人该怎么办?这样一来,“偷钱”就转换成了另外的动作,带来了新的麻烦。

第三条线:劫匪抢劫理财公司。

这一条线就更简单了,劫匪只发出一个动作:“抢劫”,即便后面的跟七哥等人的厮杀,也是属于“抢劫”这一个动作。劫匪当然是要抢劫,这没错,但是如果抢劫这一个动作没有发生拐弯,就是直来直去的你打我我打你,那这样的设计就是有问题的。

怎样让“抢劫”这个动作发生拐弯呢?

如果劫匪在抢劫理财公司之前没有和另外几条线发生交错,那么让“抢劫”这个动作片发生拐弯,产生下一个动作,就会比较困难。因为“抢劫”这个动作已经到了故事末尾,而之前劫匪就没出现过,他们跟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跟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如何构建他们矛盾的“因”,没有这个“因”,如何制造出“果”,于是故事末尾只能通过巧合来解决最终的矛盾。所以让“抢劫”这个动作发生变化,转化成下一个动作的办法就是在抢劫之前,让劫匪与其他线上的人建立关系。比如,这时候七哥等人也闯了进来,发现劫匪正是自己的仇人,他们进行了一番较量两败俱伤,结果发现钱被掉包了。而偷走这钱的是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误打误撞进来的人,而这个人又是七哥的仇人。再比如,七哥知道了这个地洞也计划和兄弟们偷钱,没想到和几个兄弟进来的时候发现了劫匪,七哥等人误把劫匪当自己人,而劫匪误以为是上面派来接应他们的人,于小惠在这个过程中遭到威胁被劫匪打伤,刘波等人想保护于小惠于是和他们周旋。当然,这只是简单的举例子,大概的方向就是让“抢劫”这个动作引启下一个动作,而不是停留在“抢劫”本身,不然就只是简单的打来打去。

至于感情线这条副线,出现的也是同样的问题。通过“情书”并不能揭露一个

不为几人知道却非常重要的真相,来造成刘波跟于小惠之间感情的递进。刘波在理财公司为救于小惠被打也并不能造成他们之间情感的变化。如果这几个事件和场景都只是为了说明三个人都喜欢过于小惠,那么这样的做法只是在陈述人物状态,是静态的。感情要么升级一层要么破裂,如果事件设计只能说明他们三人喜欢过她,那这样的设计没什么意义,一两句对白就可带过。什么样的事件能够让两个人的感情递进?比如在劫匪抢劫的时候,刘波舍命为于小惠挡了一刀,而这一刀刚好让于小惠发现了刘波身上的一个饰物,这个饰物是于小惠上学时候送他的,他一直保留至今,关于这个饰物他们之间又曾经有个约定。那么这样简单的设计其实就可以造成于小惠心理的变化,加深于小惠对刘波的感情。你说作者本意并不是让他们再度发生爱情,只是怀旧一下青春时代的爱情,如果真是这样,重逢但什么都不发生,那这样的戏份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二、线路的交织

如前文所说,如果三条线上的人物都只是发出动作,而没有随即产生下一个动作,那么就会停留在事件堆积而够不成故事。这就是为什么前面50分钟比较拖沓。前面人物处境和人物关系没有发生变化,电影的前半段时间人物其实一直是静态的。而真正让三条线发生变化的是,三条线的相遇,只是很可惜,三条线在最后才相遇,刘波等人遇到了劫匪被劫匪打了一顿,劫匪逃跑的时候遇到了七哥,跟七哥厮杀,而到这里故事已经到了尾声。前半段用来铺陈刘波等人的状态,到了后半段三条线才相遇,而就只停留在你打了我我再打你的阶段。那么这样一来,就会使得整个故事,前半段节奏拖沓,后半段高潮感又不足。

既然是想做犯罪片,想做多线叙事,但是不明白的一点是,作者为什么让这三条线到了后半部分才相遇?而导致整个故事发生变化的,就只有三条线相遇的那个阶段。

如果故事从一开始,就让:七哥追债,刘波等人策划偷钱,劫匪抢劫钱库,这三条线相遇,让三条线互相交错,互相影响。会比现在这个版本要好看很多。

通过故事的名字可以看出,作者也许本是想着重表现刘波等人,前面太多篇幅来展现刘波等人的状态。也许作者并不是想把本故事做成《疯狂的石头》的类型。但从三条线只有到最后相遇,且用最后的相遇来解决故事的最终矛盾(七哥的人与劫匪相遇,互相厮杀)来看,好像作者不是不想,只是没有构建起三条线的交织脉络,同时又让刘波等人当主角。

那么,做怎样的调整会比现在的版本好看很多?

三、调整思路

通过前文我们已经知道了,本故事最大的问题在于,三条线上的人只发出“动作”,而没有转变成下一个动作。换一个说法就是三条线在相遇之前都是一种静态的展现,并无实质的变化。可惜又把三条线的相遇放到了故事后端,即便三条线相遇也没发生多大的转变,无非是是用“身份误认”来解决故事的最终矛盾,这

一点其实是十分不妥的。

既然每条线上的人,都只停留在发出动作,那么我们给每条线再做出下一步或者一系列的反应动作,也就是增加每条线上的变量,做好每条线上的故事的延展。只有当每条线上的双方的处境和关系进一步演变,三条线才可能更深度的交错和互相影响,才会出现棘手的难题,故事才会好看。

比如,七哥追债这条线,用前面10分钟给刘波制造追债的压力就足够了,后面刘波等人挖通地道,刘波偷来钱打算赌博赢钱,不料路上被劫匪抢走(此伙劫匪后来又抢劫钱库),刘波阴差阳错偷走了劫匪的枪,劫匪刚好绑走了刘波的姥爷让刘波还枪。(这样的话,刘波偷钱这条线就和劫匪抢劫钱库这条线连上了)刘波回到火锅店,发现七哥等人正等着他,七哥不要他还钱了,要接手火锅店。其实七哥是打算用火锅店做掩盖做非法生意。刘波等人一心想找钱还回钱库,一则又面临劫匪的威胁。而此时,刘波的一个同学又突然频繁光顾火锅店,实际上他是便衣警察,专门来调查七哥等人的案子。而刘波这个同学又是于小惠上学时候的男朋友,在这里,关于三个人的情感关系可以做成三角关系,作为一条副线。而劫匪抢劫钱库这天,七哥这伙人刚好与另一伙人生意上发生纠纷,这一伙人为逃避七哥等人的追打,刚巧顺着地道到了钱库,七哥等人也追到了钱库,而刘波的同学在调查案子也来到钱库,刘波等人听说理财公司遭抢劫,为了保护于小惠也来到钱库。而该伙劫匪,就是抢走刘波钱,绑架刘波姥爷的人,同时也是杀死七哥兄弟的人,而也是刘波同学所调查的杀人案的对象。这样一来,几条线就互相纠缠在一起了,往下故事就可以制造出很多戏剧性的场景,而高潮感也会更强一些。

当然了,这只是简单的举例子,具体线路该怎样走需要仔细打磨。但是有一点不变的是,三条线一开始就要相交,或者最好再加上一条线,或者是警察或者是其他。让这几条线彼此勾连,互相交错。但是这样的话,很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会稀释刘波等人的戏份,那么需要注意的就是加强刘波的主动性,比如让于小惠被劫持,或者王平川或许东遭遇危机,刘波为了爱情亲情或者兄弟情而采取行动,那么他就有很强的行为动机。

《火锅英雄》出现的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物只发出动作,却没有引启接下来一连串的反应动作。这也就导致了三条线只是静态的呈现,然后通过仅有一次的相交来制造高潮和完成结局。

这个问题也是在创作中经常遇到的问题,那就是只找到了人物的动作,却没有找到人物的变量,当人物发出这一个动作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去追债,然后不停的追债,这只是发出动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演变成什么?人物处境往前不断变化的点是什么?这需要在两方面做调整,一是调整好人物关系,二是铺设好故事背景。这两点做好,才能让人物的处境一再发生变化,故事才更容易延展更容易丰富。

博泰典藏网btdcw.com包含总结汇报、教学研究、计划方案、表格模板、农林牧渔、初中教育、自然科学、出国留学、医药卫生、高中教育、高等教育、经管营销以及《火锅英雄》剧本出现的问题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