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其实是幸福的

导读:我们其实是幸福的,第二天下午4点我们开始了到部队之后的第一次体能训练,我们开始每人负重15公斤跑5000米,基本了解了部队情况的我们也开始发力了,指导员带着我们诵读了第一次的队魂:有一种使命我们肩扛着,有一片风浪我们紧盯着,有一种号令我们等待着,我就问了我的班长我们中队其他人呢?班长说,其他人拿着比我们多接近一倍的工资,那时候我们每天的训练是最传统的七个一千,当我们一身戎装,本来他是能够回到我

我们其实是幸福的

我们其实是幸福的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今天很荣幸能够站在这个讲台上给大家讲讲我的经历。

在十八岁我刚刚高中毕业,由于高考成绩不理想导致产生辍学的想法,家人不同意,争执之下我便报名参军,很荣幸,但同时也很悲哀,我被选上了,2014年9月8号我从家里出发,做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后到了我的服役地点,被称为塞上江南的宁夏银川,我服役于武警宁夏总队某部,我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新兵蛋子”。

在这之前我对部队的认知仅限于书本和电视上所谓的【我是特种兵】,从我去的第一天开始我的人生观开始颠覆,我去到新兵连班长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记住,部队里只有兵,没有人。于是便开始了苦难折磨的军旅人生路。第一天训练队列,军姿定型,我感觉这辈子最大的太阳就是在宁夏见到的,过了一个星期的队列生活,班长说:小伙子们,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下周开始每天2个小时体能,体能可不是你们的体育课,慢慢享受吧。第二天下午4点我们开始了到部队之后的第一次体能训练,3000米跑,那次跑步我是第一个掉队的,我刚刚到部队体重80公斤,跑步还没有到达500米我就已经像一条死狗一样了,那时我就萌生了退意,又这样过了一个周,训练量是每天一个5000米,又过了一个周,我们开始每人负重15公斤跑5000米,也就是所谓的五公里......新兵连两个月过去了,我的体重还有60公斤,最后一个月了,基本了解了部队情况的我们也开始发力了,因为也许努力一把就可以成为梦寐以求的特种兵,我在新兵连很出名,我也是唯一一个没有经过考核就已经被特勤大队大队长的点名要走的,我的韩大队长是这样说的:来,把那个在新兵连挨打最多的叶飞带到我这来,我来会会他。从此开启了我军旅生涯的黑暗纪元。

我来到了一个被叫做特勤的单位,也就是一直向往着的特种部队,我在去到特勤的第一天,指导员带着我们诵读了第一次的队魂:有一种使命我们肩扛着,有一片风浪我们紧盯着,有一种号令我们等待着。在看着我的老兵喊这个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很好笑,感觉好假,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然后我就很悲剧的挨打了,之后我就被盯上了,我的中队是一个加强连,比别的中队多了几十人,但是我在中队见到也就和别的中队一样多,我就问了我的班长我们中队其他人呢?班长说,其他人拿着比我们多接近一倍的工资,远在千里之遥没人管的地方潇洒呢,那班长你为啥不去呢?我老了,去不了,见不惯生离死别,所以我就没去,这件事班长没有多说,我也就没有多问,那时候我们每天的训练是最传统的七个一千,就是一千深蹲,一千仰卧起坐,一千俯卧撑,一千深蹲起跳,一千米鸭子步,一千米蛙跳,一千米冲刺跑。这样我过了半个多月吧,然后迎来了这样一个惨剧,

在过年之前的欢快氛围中,全支队响起了战备拉动的号角,当我们一身戎装,荷枪实弹列队在支队门口迎来了一队礼兵,支队长下令,擎枪,装子弹,射击。伴随激烈的枪声,旗手的位置抱着一张黑白相框,支队长说了这样一段话:他叫张某,山东烟台人,今年他刚刚26岁,服役第八年,本来他是能够回到我们支队大院开开心心复原回家的,但是他立志保卫国家边疆,本来他八月就该回来的,但是他不愿意说:年轻人要有血性,要有困境磨炼,今年就复原了,要为祖国奉献最后的光辉岁月。这段话多么的令人感动,多少热血男儿为了国家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了一方平安,我们和他们一样穿着这身军装,他们未完成的使命我们必须要完成,大家有没有信心?有,有,有我们的队魂是:有一种使命我们肩扛着,有一片风浪我们紧盯着,有一种号令我们等待着。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在部队的第一个新年,紧紧跟来的就是新一轮的训练,只要练不死,就要往死练,2015年3月7号第一季度魔鬼周开始了,在宁夏这个昼夜温差在20度以上的状态下我们127位特战尖兵背负30公斤行囊从支队大院出发,徒步奔袭三十五公里抵达河

东训练基地,这里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沙漠,我的教官告诉我之后的六天我们要在这里完成12项个人竞技项目和35项多人协同项目,我在刚刚到训练场的时候问了一句:这里没有房子,我们也没有带帐篷,住哪里啊?我的教官说:打仗的时候你还要敌人给你找房子住吗?受不了你可以放弃,退出这次魔鬼训练营

博泰典藏网btdcw.com包含总结汇报、教学研究、表格模板、人文社科、农林牧渔、初中教育、外语学习、计划方案、自然科学、高中教育以及我们其实是幸福的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