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的故事

导读:吴用的故事,有自己的理解——既然小说讲的是有如神话传说般的群星将神的故事,吴用的故事吴用满腹经纶,通晓文韬武略,足智多谋,常以诸葛亮自比,道号“加亮先生”,人称"智多星"。在财主家任门馆教授,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善使两条铜链,与晁盖自幼结交,与晁盖等人智取了大名府梁中书给蔡京献寿的十万贯生辰纲,为避免官府追缉而上梁山,为山寨的掌管机密军师。梁山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由他

吴用的故事

吴用的故事

吴用满腹经纶,通晓文韬武略,足智多谋,常以诸葛亮自比,道号“加亮先生”,人称"智多星"。在财主家任门馆教授,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善使两条铜链,与晁盖自幼结交,与晁盖等人智取了大名府梁中书给蔡京献寿的十万贯生辰纲,为避免官府追缉而上梁山, 为山寨的掌管机密军师。

梁山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由他一手策划,是梁山起义军中的知识分子的代表,梁山起义军的军师,基层人民智慧的化身。受招安后,因宋江被害后托梦给他,与花荣一同自缢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洼宋江墓前,尸身葬于宋江墓左侧。

吴用平生机巧聪明,曾读万卷经书。使两条铜链。吴用为晁盖献计,智取生辰纲,用药酒麻倒了杨志,夺了大名府梁中书送给蔡太师庆生的金银珠宝。宋江二打祝家庄失败;第三次攻打祝家庄时,吴用利用连环计攻克祝家庄。吴用在破连环马时,派时迁偷甲骗徐宁上了梁山。晁盖曾头市兵败后,吴用又假扮算命先生,在卢俊义家写下藏头反诗,将卢俊义也暂时骗上山。卢俊义回去后被陷害,将被处斩,石秀劫法场亦身陷北京城,吴用及时出计,先发无头帖子稳局势,又差时迁火烧翠云楼,并救出卢俊义、石秀。

吴用曾经交了一位医术高明的朋友王先生。王先生的三个儿子,也都是出众的好郎中。这一天,王先生生了病,三个儿子方法使尽,也没有给自己的父亲看好病。王先生整日闷在屋里卧床不起,愁眉不展。

听说老朋友病了,吴用抽空从私塾出来去看王先生。一进王先生家门,吴用二话没说,先是给王先生号脉,接着开了一张药方,吩咐他的儿子们照药方去办。

王先生的儿子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甘草桔梗金银花,吃完之后再去抓。主治:经血不调。”这哪像是药方,简直是开玩笑,不过他们当着吴用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就把药方放到了一边。

吴用走后,三个儿子把药方拿给王先生。王先生接过一看,差点把牙笑掉:“哈哈哈,好我的吴先生,连男女都不分还想治病,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可笑可笑!”笑完之后,觉得身上轻松了些,他便顺手把药方贴到墙上,看见了就想笑。

不久,王先生的病竟很快奇迹般地好了。这时,吴用又来到王先生的家中。王先生向他问起药方的事儿。吴用回答说:“您得的是忧郁症,无药可治,要想去掉烦闷,须笑口常开,方能治愈。所以我才给您开了那张看似荒唐的药方,来医治您的病情。”王先生听后,茅塞顿开,更加佩服吴用的才学了。

智多星,吴用的绰号。 智多星的含义不难理解,“智多”就是足智多谋,“星”是天神,按张庆建先生的说法就是:“意谓吴用的才智像天上的神仙,知前晓后,看透世上芸芸众生。”

水浒中,刘唐得到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收买了十万贯“富贵”送与东京他丈人蔡太师庆生辰的消息,欲“半路上取了”,来投郓城县东溪村保正晁盖“商议个道理”。因醉卧灵官庙里被巡夜的都头雷横当贼拿了,晁盖知情后救下刘唐,并且为息事“取出十两花银送与雷横”。刘唐觉得冤,偷偷地赶上雷横欲取回银子,二人正在“厮并”时,吴用从“侧首篱门”出来,“把铜链就中一隔“,上前劝二人,但是没有劝住。

这是吴用在水浒中的首次出场。作者对其叙说道:

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这人乃是智多星吴用,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祖贯本乡人氏。曾有一首《临江仙》赞吴用的好处:万卷经书曾读过,平生机巧心灵,六韬三略究来精。胸中藏战将,腹内隐雄兵。谋略敢欺诸葛亮,陈平岂敌才能。略施小计鬼神惊。字称吴学究,人号智多星。(见《水浒全传》第十四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晁天王认义东溪村”)时吴用是个教书先生,在东溪村教几个蒙童为生,雷横、晁盖虽称他教授,书中也只是说他“似秀才打扮”。

按说,北宋时代是文人最扬眉吐气的时代,朝廷开科取士“有教无类”,对吴用的才智当不会“熟视无睹”,那么,他为什么还那么不被时代所接受?

读者都知道吴用籍贯郓城县,因在东溪村教书也就认为就是东溪村人了。据《郓城县地名志》记载,吴用是今郓城县城东约10公里的车市村人,这车市村原名吴家店,后来分为东吴家店和西吴家店。吴家店是个集市,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为“物资交流”大会,车辆及木料市设在西吴家店,人们呼其为“车市”,时间一久,西吴家店就自然成了车市村了,并成了今天“法定”村名。这也是车市村虽以“车”字打头,但村中并无车姓人家的原因。车市村以吴姓最多,都说是吴用的后裔。

其实,水浒作者只是叙述吴用“似秀才打扮”,并没有说他没有参加“科举”。按照吴用老家车市村流传下来的说法,他当时不仅参加了科举,还差点成为“状元”呢。

吴用的父亲是当时郓城县有名的才子,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四书五经尽皆知晓。大比之年,他命吴用前往京师赶考,文章被主考官看中,欲点吴用状元。此时,蔡京却另有想法:吴用的文章没说的,可他眼里并没有自己,一不来蔡府参拜,更无厚礼奉上,如果成了状元,怎好驾御?于是,在定状元的早朝上蔡京奏道:“吴用文章虽好,但名字不吉利。如真点他“无用”为状元,岂不有损大宋形象?”皇上认为“言之有理”,金口敲定:吴用永不录用!

吴用的父亲对上述情况并不知道,又到科考之年,命吴用再次应考。吴用行至曹州(今山东菏泽)附近,遇一个老汉正在路北场内晒小麦。此时虽烈日当空,吴用算到午后有大雨,便告诉老汉赶快把小麦收起,以免遭受损失。谁知老汉闻之一笑:“不必。大雨虽有但下不到我场里,刮阵风正好吹吹小麦中的土气。”

果然,不一会,东南风骤起,乌云突至,一声炸雷,大雨倾盆。奇怪的是路南水流成河,路北滴雨未落,只过了一阵风而已。吴用顿然省悟:遇到了高人!

自此,吴用绝了考取功名的念头,跟“老汉”学习周易和兵法。三年学成回家,被父亲斥为“逆子”而逐出家门。无奈,吴用投晁盖庄上教书,取“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与晁盖认识并逐渐成为莫逆之交。在东溪村,吴用每每为百姓“解难”,遂得“智多星”绰号。

吴用在水浒中一出场,“七星聚义”、智取生辰纲,接着上了梁山,开始了他的“军师”的生涯。在梁山泊事业中,他神机妙算,料事如神,激林冲火并王伦、破祝家庄和曾头市、攻取大名府等,事业蒸蒸日上,被宋江夸为“赛诸葛”。大聚义时坐第三把交椅,任梁山掌管机密军师。不论在梁山事业发展过程中,还是招安后辅佐宋江破辽、平田虎、平王庆、征方腊等历次战斗中,吴用都是梁山好汉一系列胜利的策源点。可知,这“智多星”绰号不虚。

无疑,吴用的智慧是高超的,他是个天机星下凡。

据星象学家们的解说,自古人们对天机的评价不高,这跟古代社会重视稳定有相当的关系。如果说紫微星是帝王,那么天机星就是帝王身边的谋士。天机的基本性质是变动,不过,不各类吴用形象

代表人生的变动,而代表的是头脑的灵动,主要是表现在精神方面的活动。一个人头脑聪明,点子多,喜欢尝试新鲜事物,愿意改变现状寻求突破,不安于稳定,在现代都是优点,但是在古代重视敦厚、守成、不重变革的社会,就难免会显得格格不入了。

天机星头脑灵活,可以做很好的幕僚人才,为别人出谋划策,是一个智多星,能够让天机发挥他的聪明才智。但是如果要让天机星独立开创事业,承担很多精神压力,却不是天机的特长所在。

古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是最难了解的,善恶往往在一念之间。脑子虽然灵活,但结局是否都好,就要看能否将才智用于正途,能否深谋远虑,否则虽聪明却可能落得聪明反被聪明误,作茧自缚的下场与结局。

天机在不同的宫位会发挥不同的力量,庙旺的天机,既有灵动力又有分析力,如果再会

照昌曲,则是好学而且学有所成,往往成为优秀的专业人士,事业表现相当优秀,不可小看,甚至一样可以自己做老总。反之,如果天机落陷或者入平宫,要么只有灵动力而分析力不强,容易见异思迁,多学少成;要么分析力强而灵动力不足,擅长思考但容易心灵空虚缺乏寄托,此时必须有吉曜的配合才能弥补不足,如果再见煞曜,则往往仅仅是好动,又往往盲动,增加人生的波折。

咱看看水浒中吴用是什么样的人。早期随着晁盖的性格,吴用果敢、无畏,加上晁盖所没有的智慧,一经出场,促成“七星聚义”、智取生辰纲、激林冲火并王伦,那是何等的生机勃发!到了宋江时代,智多星虽然仍不断地谋划出胜人之计,但变得世故而沉郁、动摇而畏缩。征辽时辽主的一番劝告,吴用则感觉“端的有道理”;扫平王庆凯旋而归,梁山好汉却不得入城。水军头领要军师“做个主张”杀回梁山,吴用回话:“宋公明兄长断然不肯??蛇无头不行,我如何敢自作主张。”——哪里还有事晁盖时“火并王伦”时的“智多星”的一点影子!招安后吴用虽然辅佐宋江破辽,平田虎、平王庆、征方腊,被朝廷封为武胜军承宣使,后闻宋江被害致死,也只有缢死在宋江坟前。

很多人看了原著后不理解吴用的自杀,有人说这是个不负责任的结局、有点赶场子的味道,吴用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做大官;而在我看来,有自己的理解——既然小说讲的是有如神话传说般的群星将神的故事,吴用作为追随天魁星的天机星,他的内心深处只为一个主服务,那就是宋江;他宁愿一生追随宋江也不愿改换去听从皇帝调遣。因他是天罡地煞中的大脑,他的命运也永远追随群星将神!作者这样写,也是一种结局。

在一处,书中写到:“众士兵见雷横赢刘唐不得,却待都要一齐上并他,只见侧首篱门开处,一个人掣两条铜链,叫道:“你两个好汉且不要斗。我看了时,权且歇一歇。我有话说。”

书中写到:”便把铜链就中一隔。两个都收住了朴刀,跳出圈子外来,立了脚,”我原以为是吴用的功夫如何,后又合计,不可能是因为突然出现的一个人吓到了决斗中的两个人,两个人不是因为吃惊是被武力隔开,因此能说明吴用很勇敢而且聪明、武力高强。 接下来看:生得眉目清秀,面白须长。这人乃是智多星吴用,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祖贯本乡人氏;手提铜链,指着刘唐,叫道:“那汉且住!你因甚和都头争执?”

刘唐光着眼看吴用道:“不干你秀才事!” 第三次写到吴用的兵器,手提铜链,刘唐在此之前并不认识吴用,也不知道吴用是干什么的,而吴用的秀才打扮告诉别人他是一个秀才,所以刘唐光着眼看吴用道:“不干你秀才事!”假若吴用威风凛凛,那时刘唐岂不抱拳施礼,尊呼英雄,“不干你秀才事!"包含了老大的轻蔑,也是刘唐干的最让他后悔的一件事。

在此之后,很多的篇幅都没有提到吴用的功夫,大概他也没有施展的空间,他的所谓武艺和兵器大概也难登大雅之堂,索性其人有自知之明,所以,我们见到的是智多星,认为吴用如此足智多谋、神机妙算,难抵盛名,看吴用使计便知,梁山之上第一智者吴用,第二乃宋江,待以后专论吴用的计谋。再说吴用的兵器。 除了吴用出场提到了他的兵器外,在以后还有两处提到。

水浒七十六回提到: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一回,写到吴军师:手中羽扇动天关,头上纶巾微岸。贴里暗穿银甲,垓心稳坐雕鞍。一双铜链挂腰间,文武双全师范。挂在腰间一双铜链,在这里就好像仪仗队的礼仪兵仗一般。

博泰典藏网btdcw.com包含总结汇报、教学研究、自然科学、高中教育、高等教育、表格模板、外语学习、出国留学、医药卫生、人文社科、资格考试、农林牧渔、经管营销、求职职场、初中教育以及吴用的故事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