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大涨工资后,中国社会走向哪儿?

导读:公务员大涨工资了,在进行中国社会各阶层心理分析时,缺乏教养和良知的“公务员”寄生虫表示鄙视,社会正义虽然迟到,需要祝贺那些还保持基本良知、没有出卖自我的公务员,公务员大涨工资后,中国社会的走向是什么,这句话是:“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在社会结构呈现为一种“腐烂”状态的今天,给公务员大涨工资,其社会后果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两位同志所描述的——只不过,我也做中国梦,政治社会分析,有人说中国

公务员大涨工资后,中国社会走向哪儿?

公务员大涨工资了。

我并不奇怪这件事。两年前,在进行中国社会各阶层心理分析时,我就已经预料到了,而且知道“纳税人”再不满也是没用的,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现在来了。

很清楚,老百姓本就干瘪的口袋,要被掏得更多了。所以我们曾经怀着朴素的道德直觉认为,这至少应该给老百姓一个面子,即使不到人大盖个橡皮图章,也得听一下老百姓的意见吧?

但现实是什么呢?人家不仅不和你商量,甚至加了都不屑于去告诉你。你知道这件事,还得通过港媒的放风,然后,人家再来确认有这回事。

还能就此说什么呢?

我继续对那些在体制内因出卖自我而内心扭曲,缺乏教养和良知的“公务员”寄生虫表示鄙视,在这个世界上,心理规律一定起作用的,社会正义虽然迟到,也总会到来。但是,需要祝贺那些还保持基本良知、没有出卖自我的公务员,尤其是尊我为师的人,以及通过我的文章或书去思考世界,去确立并提升自己存在的人。你们是这个体制中的一股健康力量。

其中,有个警察叔叔对我说的话让我特别感动。在过去,他正是看了我的分析,在挣扎中才没有辞职。辞什么职呢?作为平民子弟,没有得到体制庇护,一个人会非常艰难的。

我希望保持着善良和自我的人们,在对自我构成挑战的体制环境中,都能更好地去存 在,让人性的光辉闪烁。当制度压抑人的时候,人更好地存在,就是希望。

但在祝贺之余,我有另外的话要说。

我想告诉大家,公务员大涨工资后,中国社会的走向是什么。那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这一定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看到港媒那篇报道后,我想到了《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

这句话是:“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很熟悉吧?

在经济下行,在社会结构呈现为一种“腐烂”状态的今天,在中产阶层“下坠”的今天,给公务员大涨工资,其社会后果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两位同志所描述的——只不过,“资产阶级”换成了“权力阶级”,“无产阶级”换成了“无权阶级”。

和大家一样,我也做中国梦,喜欢进行美好的畅想,事实上,从小开始,我就在做人类平等的美梦。但是,政治社会分析,以及心理分析的直觉,总是让我无法抹去所预见的东西。

它是一种可能性。

假装没有看见这种可能性在理性上是不诚实的。毕竟,它的“发生逻辑”是在强化,而不是在弱化。

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当“超级女声”出现,有人说是“民主训练”时,我笑了。当微博玩得很high,有人预言它是技术革命对权力结构的颠覆时,我也笑了,说这些话的人,似乎忘记了他们看过的一本书:《1984》。当群体性事件频发,有人说中国可能要发生革命时,我更笑了,他们好像没有看到一个最根本的东西:人的心理世界。

弗洛伊德老师曾经说过他的犹太人同胞马克思同志的共产主义是一种幻想,原因就是,它缺乏相应的心理基础。任何一种制度,都是需要一个心理基础支撑的,否则不过乌托邦。

反过来,社会的演化,也是人的心理的演化在推动。了解社会走向的一个秘密是,你要触摸自己,以及大家的心跳。

在一个政治结构可以高度控制社会结构的地方,心理演化的推动就更明显。专家说,同样是倒牛奶,“社会主义倒奶”和“资本主义倒奶”有本质的不同。我们可以学一下专家的口吻,中国社会的演化,也是有中国特色的。

什么特色呢?

在前两年的时候,我就曾经说过,中国进入了一个沉闷的时代。人的心理受挫,在权力的高压下,为了得到心理上的生存,心理保护会启动,心理能量是不可能越出社会结构,去针对政治结构的。

所以绝不可能有什么革命。破坏性的心理能量只能针对社会结构本身。

所以,群体性事件都少了,更多的是社会下层在自相残杀——他们的心智模式已经决定了这一点。

相应地,社会结构不是像树枝一样被折断,而是腐烂。腐烂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在被什么东西碰到而完全散架之前,你看上去树枝都是完整的。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看上去还很稳定的真相。

脆弱的稳定。

但演化是在加剧的。

在去年,我提醒过,按照心理的规律,当一个社会结构是在腐烂时,人要被从阶层、群体中剥离出去。他要撤到更隐秘的自我世界。随之而来,社会的沉闷,表现为活力的丧失。

所以我们看到,矿难死人,沉船死人,维权之类,已经不引起关注了。大家已经无力了,已经没有阶层、群体命运的感觉,在心理上已相互隔膜了,别人的死活,关他什么事呢?他关心,又有什么用呢,只能让自己更绝望。

正是这个背景,让很多人需要从中国梦,从反腐中去寻找希望。尽管,这种心理保护,正是置他们于如此境地的神秘机制。

我们关心的是,现在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已经到了沉闷时代的2.0版本,正在向心理上受不了的前方走去。

大致是:

从心理上来说,个人已经无力,已经碎片化,这意味着心理活力的衰竭,可能会导致他在心理上的内爆。所以,用压抑、撤退来玩的这种心理保护已经快玩不下去,需要重建另外的心理保护:向外爆发。要阻止爆发,你就必须给他真正的希望,让他跳出这样的心理情境。

从社会结构来说,依托于市场而形成,而存在的中产阶层在“下坠”,这个社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从经济结构来说,经济在下行。这个我就不说了。

看上去是不是很不“正能量”?应该来点“正能量”啊。我只能说,除非你假定自己丧失了感受社会悸动的心智能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两个因素出现,我们这个社会的风险就会被放大。

一个是经济的风险,比如,大规模的失业潮,恶性的通货膨胀。它一定会冲击正在腐烂进程中的社会结构,同时,给人们重建向外爆发的心理保护提供了难得的良机。后果是什么,我不说你都能够想到。

另一个风险,就是这个社会的阶层分野日益收缩,收缩为两大阶层(为了让文章得到显示,还是不说“阶级”了吧)。这就是公务员加工资所标志的社会事件。依托市场的中产阶层“下坠”了,而体制内的“中产阶层”壮大了。于是,社会结构某种程度上回复到了改革开放前的状态,社会的上、中、下层级结构,是权力结构所设定的。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就是,这个社会也就是两大阶层:权力阶层和无权阶层。

一旦这样,二元化结构就醒目了,社会下层和“下坠”的中产阶层基于现在的心理保护,还有需要重建的心理保护,都会有所变化,会开始指向另一个面目日益清晰的庞大群体。而这个庞大群体,同样也会在高度的自我认同中,强化对另外的庞大群体的防御。这样,社会的演化,在可能性上,就会朝向马克思恩格斯同志那段话所描述的状态。

尽管,这段路有多远,没有人知道。

我们希望的,是不要到达,永远不要到达。

前面说过,社会演化是存在多种可能性的,看的只是,那些能够影响和掌控着这个社会的人们,是愿意强化,或者弱化哪些路径的发生逻辑。某种意义上,人们想怎么样,社会的后果就会怎么样。

这同样也和你我有关。社会命运,至少同时也是大多数人的命运。

博泰典藏网btdcw.com包含总结汇报、自然科学、教学研究、高中教育、医药卫生、表格模板、经管营销、人文社科、工程科技、初中教育、高等教育以及公务员大涨工资后,中国社会走向哪儿?等内容。